相关文章

上海冷库液氨泄漏事故 泄漏现场既是厂房也是宿舍

宝山区殡仪馆工作人员在搬运遇难者遗体。新华社发

将伤员送上救护车。新华社发

昨天10时50分左右,位于上海市丰翔路1258号的上海翁牌冷藏实业有限公司,发生液氨泄漏事故。据上海市卫计委截至昨天17时的消息,本次事故已造成15人死亡、5人重伤、20人轻伤。

事故

现场

鱼虾臭味

盖过液氨气味

昨晚,本报记者赶到事故现场,在消防、医疗等专业救援力量的努力下,现场已经看不出太多事故的痕迹。但记者在对事故伤者的采访中发现,事发地既是厂房又是宿舍,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》相关条款,存在安全隐患。

事故发生地位于上海市宝山区,这里是上海传统的工业区。翁牌冷藏公司周边以物流基地为主,在丰翔路沿线,坐落着很多规模不一的物流企业。

从翁牌冷藏公司的资料来看,这是一家集水产品进出口贸易、物流、收购、加工、冷藏、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型企业。公司拥有总量超过3万平方米的超大型冷库以及国内外先进的冷冻冷藏设备。据附近居民反映,这里是周边最大的冷库,因为距离上海火车站、上海虹桥枢纽、上海吴淞口码头都不远,翁牌冷藏的生意很好,主要业务是把外地运来的海鲜进行包装,发往上海各卖场。

昨晚8点,记者赶到丰翔路1258号的时候,路面依然车水马龙,即便是周末的夜晚,大型载重卡车也不停地从翁牌冷藏公司门前驶过。不过,没有一辆卡车出自翁牌冷藏公司。

作为制冷剂的液氨,是一种无色液体,能散发出强烈刺激性气味。当记者站在公司门口时,扑鼻而来的却是一股海鲜腐败的腥臭味。“这是鱼虾的味道,这个公司的冷库,主要就是储存、加工鱼虾的,现在制冷设备故障了,估计是鱼虾都坏了吧,所以这么臭”,小胡是附近物流企业的员工,昨天中午,他从网上看到液氨泄漏事故的消息,便第一时间赶到翁牌冷藏公司门口。因为是周末,小胡休息,所以骑着个电瓶车的他,一直在现场观望着。

小胡居住在物流企业的职工宿舍,距离事发地点约5公里,据他回忆,事故发生时,自己并没有闻到太浓烈的刺激性气味。但是当他赶到事故现场时,液氨泄漏带来的刺激性气味扑鼻而来。“工厂里好多人往外跑,大家都捂着鼻子,我也不敢靠近。”

据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“上海发布V”消息,上海消防部门出动了25辆消防车,200多名消防官兵。消防车用水对泄漏的液氨进行了稀释。记者赶到翁牌冷藏公司时,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去约8个小时,因稀释作用,鱼虾的腥臭味已经占了上风,盖住了液氨的气味。

记者离开事故现场时,翁牌冷藏公司的大门被警戒线封锁,消防车辆已经撤离现场。

伤者

讲述

冷库楼上就是职工宿舍

事故发生后,伤者被送往了丰翔路附近的几家大型医院。“有的人受伤很严重,抬出来的时候,胳膊、腿都黑了”,小胡说。

昨晚10点,记者辗转在上海市宝山区大场医院找到了事故中受伤的人员,44岁的女工徐兰(化名)向记者回忆了事故发生的前前后后。

徐兰说,事故发生时,她其实刚刚睡下不久,“我们的宿舍就在冷库楼上,前一天加夜班,我刚睡下不久,就听见有人喊,氨气泄漏了,氨气泄漏了”。

迷迷糊糊之间,徐兰翻身起床,发现同宿舍的其他7个人都没影了。出于本能,她拔腿就想往外跑,但是她立刻想到20岁的儿子小磊。小磊也在翁牌冷藏公司工作,也在前一天加了班,此时正在4楼的宿舍睡觉。徐兰摸出手机,给小磊打电话。“儿子接到电话后,就去开门,但是氮气味道太浓,说跑不出来,然后电话就断了。”

氨气的味道越来越浓,而且,徐兰从宿舍下楼出门,必须经过冷库的液氨管道。本来就没睡醒的徐兰脚下一滑,把腿摔伤。在陆续赶来的工友的搀扶下,徐兰一瘸一拐地跑出冷库,坐在了厂区的空地上。

很快,救护车赶到了现场,把口鼻刺痛的徐兰送到了大场医院。经过吸氧和输液治疗,身体的不适基本得到了控制,但徐兰一直惦记着儿子的情况。

“一路上听到的都是坏消息,老板娘的脸烧伤了,厂长也死了。医生告诉我,他看见有三个小伙子过世了,我差点晕了过去,就怕我儿子也没了。”

庆幸的是,小磊很快赶到了医院,与徐兰团聚。原来,被氨气堵在宿舍里的小磊,情急之下,和同宿舍的工友一起,顺着窗户外的下水管道,从4楼爬到了地面。在撤离事故现场的时候,小磊还参与了救援。母子团聚之后,远在黑龙江打工的徐兰的老公,也打来电话。“我老公从电视里看到氨气泄漏的事情,又听说死了好多人,吓得腿肚子都搬家了,赶紧给我打电话,还好我和儿子都没事。”

徐兰说,厂里的宿舍一直就和冷库在一栋建筑里,平时吃住工作都不出厂门,以前觉得很方便,现在觉得太不安全了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》第六十一条规定:生产、储存、经营易燃易爆危险品的场所与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物内,或者未与居住场所保持安全距离的,责令停产停业,并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。生产、储存、经营其他物品的场所与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物内,不符合消防技术标准的,依照前款规定处罚。

每天工作至少18小时

坐在医院病床上的徐兰惊魂未定,她不停地低声说:“再也不想回冷库了,出了院就回家”。

徐兰的老家在江苏省连云港市农村,半个月前,她经老乡介绍,到翁牌冷藏公司上班,工作很简单,就是打包对虾。她签的是两个月的短工,平时务农的一家人,趁着最近的农闲,外出打工,丈夫去了黑龙江,自己带着儿子到了上海。徐兰说,自己没看到工作合同,是工头代替大家签的,也不知道有没有保险等保障。在上岗前,徐兰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,对液氨的危险性一无所知。在逃出冷库的过程中,徐兰只能用手捂着口鼻。

因为是短工,徐兰拿的是计时工资,时薪9块5毛钱。因为最近货特别多,厂里加班很频繁。“我们每天工作的时间特别长,基本没有睡觉的时间”,徐兰说,出事前她刚下班,“我们一般是从中午12点上班,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8点。睡三四个小时,再上班。今天早上,就是8点刚下班,我连早饭都没吃,就赶紧睡下了,因为12点又要上班。”

半个月来,徐兰和工友们每天工作时间至少是18个小时,按一小时收入9.5元算,他们一天能挣171元。

“我们村子到这个厂里的,一共有50多个人,听说这次死了3个,唉,大家都不想再干了。”因救援和治疗及时,徐兰和儿子小磊,暂时都没有大碍,她现在想着的是能早点出院,早点回连云港老家。

官微

辟谣

刺激气味与泄漏无关

昨日上午8时左右,位于闸北、宝山交界区域的共和新路4703弄等多个小区居民和网友反映,空气中有刺激气味。据上海本地媒体从闸北区环境监察支队了解,刺激气味源头为有关部门烟幕弹的演习。

在中午11时的液氨泄漏事故发生后,很多网友将泄漏事故与上午的刺激气味联系到一起。

昨天17时04分,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“上海发布V”称:“据市环保部门消息,今天早上8点左右,宝山、闸北交界区域空气中出现刺激性气味一事,初步判定为有关部门进行烟幕弹演习所致,与今天11时许发生的宝山区翁牌冷藏实业有限公司发生的液氨泄漏事故无关。”

据记者了解,丰翔路1258号到共和新路4703弄的直线距离约9公里。

相关

链接

液氨能制冷也是祸首

液氨,又称为无水氨,是一种无色液体,有强烈刺激性气味。在我国的制冷行业中,氨制冷和氟制冷是最常采用的两种方式,两者各有优劣。氨制冷对臭氧层没有破坏,环保系数比氟制冷要高。且氨制冷成本较低,所以在大型冷库中应用更广。但氨具有腐蚀性且容易挥发,所以其化学事故发生率很高。

上海翁牌冷藏公司事故,距离吉林省长春市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“6·3”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刚刚过去两个多月,在上一次事故中,由于电线短路起火导致液氨管线发生爆炸,致使大量氨气泄漏并介入燃烧,该事故造成121人死亡、76人受伤,国务院经调查认定,该事故属重大责任事故,23位官员被问责。本报特派记者孙毅 D175